•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日本一本大道电影 ,青春青国自产拍最新

    来源:聊城日报

    POST TIME:2020-3-29 20:31

    《乐队的夏天》这个综艺在前不久圆满收官。 这个节目确实带火了这个“夏天”,在节目播出的两个月中,7万网友冲进豆瓣为其打出了8.7分; 百度的搜索指数峰值超过了84.5万,基本上是上半年综艺节目里最高的; 节目前11期,总共霸占了全网233个热搜榜,同时还生产了近1.4万的媒体报道…… 这些数据的背后都表明,在这个夏天,乐队们以音乐和个人魅力征服了观众。 其实早在节目播出之前,它就早已在独立音乐圈里激起了波澜。 节目会请哪些乐队?哪些乐队拒绝了?节目又是怎样的形式?等等的这类问题,在乐迷群里讨论的非常火热。 面孔乐队主唱就曾说,他们是最后一个加入节目的,之前是很拒绝这件事,他与贝斯欧洋几次碰面,两个人都怕最后弄的晚节不保。 之所以参赛是被米未传媒感动了,《乐队的夏天》(以下简称“乐夏”)这个节目打破了真人秀里面的东西,完全是突出音乐。 对所有音乐人的个性、作品都非常的尊重,这是节目做的最棒的地方。 虽然节目播出之后,有人说好,也有人唱反调,但数据和影响力却不可否认。 新裤子的微博粉丝一下子涨到了116万;皇后皮箱在首期开播之后的巡演票很快售罄; click#15更是经历了开票秒空的一线乐队的待遇。 刺猬、盘尼西林、果味VC、九连真人的商业价格也在原本的基础上上涨了不少。 《乐夏》之后,乐队真的能出圈吗? 是的,《乐夏》火了。 对于玩小众音乐(这里的小众音乐只是区别于流行乐)的人来说,出圈,一方面是为了传播文化,另一方面就是捞金。 因此,所有人最关心的还是:通过综艺,真的能带来乐队的夏天吗? 又或者说,《乐夏》之后,乐队真的能出圈吗? 记得上一次乐迷群里集中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还是在《中国乐队》开播之前,万众期待,让所有人都以为中国乐队即将出圈。 狂喜——期待——失望——愤怒。 事实证明,即使是在微博做了不少公关,这个节目依旧没有激起任何水花,反而被圈内喷的一无是处。 或许是由于《中国有嘻哈》的成功让不少人分外眼红,想要让小众文化出圈,从中分一杯羹。 相比之下,《这!就是街舞》就做到了这一点,通过节目的传播度让不少人了解到了Locking、Hip-Hop、Breaking等等。 同样是做小众文化出圈,然而《中国乐队》却做废了。 在大家都以为独立音乐扶不起来的时候,《乐夏》似乎让不少人看到了希望。 作为一个偶尔混迹在livehouse的伪乐迷,今年夏天最大的感受就是: 在节目开播以来,原本从不关心“独立音乐”的朋友,甚至是经常刷屏安利李现、肖战的“饭圈女孩”也纷纷加入《乐夏》的大军。 节目每更新一期,朋友圈就会看到不少人分享节目中的歌曲。 甚至还有迷妹要为黑撒、新裤子打call,让“哥哥们”早日出圈。 记得上一次朋友圈被同一首歌曲刷屏的还是2017年毛不易在《明日之子》节目中唱过的《消愁》。 虽然《乐夏》中乐队的涨粉趋势比不上很多流量明星,但相对之前的《中国乐队》,效果还是很可观的。 西安乐队出圈指日可待? 就“西安乐队能否通往夏天”这个话题而言,影响因素很多,总的来说,不外乎这三点。 第一,西安独立音乐的现状。 仅纵观西安近些年来独立音乐的大环境,其实是一直在向前发展。 玩乐队的人多了,愿意花钱看演出的人也多了。像1935、光音拾陆、西安mao、西安草莓、西安世园音乐节等供演出输送平台和演出品牌IP的递增,对西安本土原创音乐的市场的推动带来积极作用。 原本的“地下音乐”的标签更多被“独立音乐”所替代,优秀的原创音乐内容不缺乏高曝光和被认可的机会。 因此从西安的大环境来看,乐队想要出圈相对来说是更容易了。 第二,媒体的宣传。 随着信息技术的高速发展,多样的、个性化的自媒体越来越多。 本地生活号或是垂直的音乐类自媒体一直在为乐队做持续不断的传播。抖音的兴起也成为了乐队出圈的另一条路。 自媒体的力量不可小觑,甚至可能只是一个视频、一篇文章就足已让乐队走向大众视野,“听南门说”就是典型案例。 第三,乐队自身。 好的乐队有目共睹,所有外部环境都在推动它的发展,让乐队出圈变得更加容易,但一切的前提都是基于乐队本身的业务水平。 无论是《乐夏》还是其他自媒体的传播,无非只是让原本优秀的乐队加速跑。 节目中每期不同的玩法也是为了让乐队更快的创新,玩一些新的内容出来。 倘若没有好的功底做支撑,即使是被节目带着跑,那也跑不了多远,淘汰更是避免不了的。 因此,相对许多年前来说,西安的独立音乐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如今乐队出圈似乎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这把通往“夏天”的钥匙,早已从外界转交到了乐队自己手中。 图|呆萌小蕊蕊 通往“夏天”的钥匙永远握在乐队自己手中。 虽说大环境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仍有人认为西安乐队通往“夏天”的路并不好走。 这也是事实,在西安这么多年,见过几支乐队“起高楼,宴宾客”,自然也见过不少乐队“楼塌了”。 这些乐队自身由于种种原因被迫解散,令人唏嘘不已。 迷笛校长张帆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也曾表示,过去的十几年当中,摇滚乐早已脱离了地下的状态,很多乐队通过大大小小的音乐节,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像痛仰、逃跑计划这样的一线乐队参加音乐节出场费已经达到了几十万。 但他同时也指出,很多乐队还没有演出机会,或者唱片、音乐拿不到好的版权收益,还有大量的乐队靠兼职维持。 图|音梦球狂 西安的乐队现状大多数也是如此,正如“二八定律”说的那样。 做独立音乐的只有约20%是一线乐队,能够得到高额的出场费。 其余80%尽管是多数,却是次要的,只能靠兼职维持收入。 即使如此,在做独立音乐的时候不仅要考虑音乐创新又要考虑市场接受度,举步维艰。 就像在《乐夏》第7期的女神合作赛中,海龟先生和旅行团由于与流行歌手和唱跳偶像合作。 他们做出的大胆创新之举,却被现场乐迷批评“失去了作为乐队创作的意义”。 不可否认,乐队出圈路难走的原因不仅有外界压力,在走向大众拥抱主流艺术风格的同时,唤醒观众对于他们来说更是任重而道远。 虽然西安独立音乐出圈的路上困难重重,但这些坎坷在能力者面前,只是行军途中必不可少的路。 只要有足够的能力和毅力,所有苦难在不久的将来都会化为乌有。 优秀的乐队不会被埋没,尤其是在小众文化不断被挖掘的今天,只要音乐足够好,出圈只是时间问题,西安独立音乐以后的路还长,机会还多。 对于那些原本优秀的乐队来说,任何渠道都只是催化剂,他们本身的能力也足以支撑这些荣誉。 就像红花会和以派克特为首的nu厂牌这些人一样,在参加《中国有嘻哈》/《中国新说唱》之前,在西安甚至是全国的说唱圈里也已经名声大噪,实力有目共睹。 确实是这样,乐队就像是一个产品,渠道和营销方法很重要,但产品本身的质量才是决定用户能否留存的关键。 在编辑这篇稿件之前,我曾就这个问题跟西安1935live主理人、菠萝乐场厂牌主理人兼乐夏专业评审团成员——Rockie龍探讨过。 就像他说的那样:成为果实的前提必须要有好的种子,乐队夏天的意义就在于乐队用盛夏的热情和态度主动跟大众拥抱,至于大众是否愿意接受你的拥抱,就在于自身内容的被认可度了。市场是不会撒谎的,现在已经早不是曲高和寡的年代了。 一个节目改变不了乐队的本质,对于音乐质量不够好的乐队来说,即使节目能够带来一夜流量,那也只会是瞬间烟火,终会化为尘埃。 而优秀的乐队不会被埋没,最终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一定是最强王者。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43095420662265898&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日本一本大道电影 ,青春青国自产拍最新 sitemap